汐往拾萱

也许爱和喜欢是终其一生的努力
无关看客,无关风月,只关你我

如果残缺被人看懂
爱上的便是最初的那个自己

杏仁孙:

水形物语——the shape of water
廖一梅说过,人的一生,遇上爱,遇上性,都不稀罕,稀罕的是遇到了解。
哪怕了解自己的甚至不能称上人类,但是足够让人付出所有,这是一种互相了解后的救赎。
也许是因为人与人之间本来就有不同的既定路程,多数情况下“了解”别人,是出于礼貌和自我满足,也许还有洋洋自得的征服。时常感到的孤独,来自无人倾诉和理解。
其实人类终其一生,摆脱所有的孤独,不就是为了找一个了解吗。一个可以了解自己为何孤独的人,是值得穷尽一生去寻找的。

评论

热度(34)

  1. 汐往拾萱杏仁孙 转载了此图片
    如果残缺被人看懂爱上的便是最初的那个自己